联系我们 企业邮箱 
english version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辩证看待人民币升值与外贸顺差共存

2011-06-23

  从一般经济学原理来看,人民币大幅升值可以减少贸易顺差。但今年前5个月我国出现了人民币不断升值与外贸持续巨额顺差共存态势。这将加大人民币升值压力。需要不断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实现“双向波动”

  最新数据显示,去年1月至今年5月底,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升值幅度达5.13%,升值速度之快,历史罕见。笔者认为,去年,在弱势美元背景下,人民币升值不可避免地包含有被动升值的成分。但今年以来,就人民币对美元迭创新高而言,近期人民币走势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国内为抵抗输入型通胀而进行的主动升值的需要。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人民币仍存在进一步升值的空间。

  本币升值与贸易顺差共存

  从一般经济学原理来看,人民币大幅升值可以减少贸易顺差。第一,人民币的升值是相对而言的,因此,贸易顺差的减少也是相对于与人民币升值所对应货币的国家。比如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则对于美国从中国进口货物的进口商而言,由于中国的货物是以人民币标价的,因此,由于人民币的升值,他们需要花费更多的美元去国际外汇市场兑换人民币,这样自然就会影响到中国产品对美国进口商的吸引力,他们就会减少从中国采购商品,中国方面的贸易顺差就会减少。第二,从中国国内方面说,人民币升值会直接导致国内企业购买力增强。对于那些需要从美国采购设备、原材料等的中国企业而言,由于美国的商品是以美元标价的,因此在人民币升值期间,这些中国企业只需要花费更少的人民币去国际外汇市场就能兑换到和以前同样多的美元,所以,进口会增加,也就是贸易顺差会减少。

  但从今年前5个月我国的外贸进出口情况来看,虽整体符合上述经济学原理,但分月度情况看,就比较紊乱。比如,今年1月至5月,尽管都是处于人民币大幅升值的环境之下,一季度出现了10.2亿美元的外贸逆差,而4月份和5月份却分别出现了114.3亿美元和130.5亿美元的巨额顺差,也就是,人民币不断升值与外贸持续巨额顺差共存。当然,由于一季度出现贸易逆差,所以,前5个月顺差229.7亿美元,同比还是大幅下降35.1%。有专家预计,国外经济增速存在回落预期,加之多国步入加息通道,外需可能出现持续萎缩,进而影响出口;进口增速回落幅度或小于出口增速回落幅度。因此,贸易顺差规模缩小是大概率事件。就此来看,全年贸易顺差将比去年1831亿美元大幅收窄,或至1000亿美元附近。

  加大人民币升值压力

  现在的问题是,第一,4月、5月份巨额顺差的成因是什么?一般来说,月度贸易顺差的形成,要么是出口大幅增加而进口不变,要么是出口不变而进口减少,还有就是出口大幅增加而进口却在减少。由统计数据分析,4月份由于出口增速较一季度提升了3.4个百分点,进口增速回落10.8个百分点,出口增速快于进口增速,当月再现贸易顺差;5月份贸易顺差继续扩大的主要原因是进口规模缩减,出口规模小幅增长。从2011年4月到2011年5月,出口规模上升14.74亿美元,而进口规模下降1.53亿美元,因此贸易顺差比4月上涨16.27亿美元。可见,4月、5月份巨额顺差的成因主要是上述第三种情况。第二,是否只要人民币大幅升值就可以减少贸易顺差呢?笔者认为,不一定。如果中国的某一出口产品占世界该产品的很大比例,即使人民币汇率出现短暂大幅升值,如果减少的份额短期内无可替代,那么也不可能解决中国的贸易顺差过大问题,甚至是人民币越升值,外贸顺差越大。比如,金融危机之前,中国的服装生产一直占世界高达70%,因为世界需求旺盛,即使人民币短期大幅升值,也并没有真正大幅降低中国服装的出口收入。因为人民币大幅升值以后,中国的出口产品价格即使大幅提高,世界其他国家也不可能完全承接中国70%的产能。这样,最多是在适当减少中国服装出口的情况下,提高世界服装出口的价格。如果中国服装价格提高增加的外汇收入,超过出口数量的减少引起的外汇收入减少,那么中国的服装出口收入反而可能表现为增加。第三,目前的外贸顺差会不会进一步加大人民币升值压力?笔者认为,一定会。一来,4月、5月份中国外贸顺差状态将给欧美要求人民币加快升值以新的也是更加充分的理由和借口。美国财政部此前就表示,中国没有操纵人民币汇率以获取不公平的贸易优势,但中国政府仍需要加快人民币升值的步伐。二来,5月贸易顺差继续强劲回升,使得市场对人民币加快升值的预期将进一步增强。这些因素都会加大人民币升值压力。

  不断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所以,我们要辩证的看待当前人民币升值与外贸顺差的“畸形”共存的态势。在未来的决策中,应着力把握好如下方面:

  一是巨大的贸易顺差将可能会进一步激化中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争端,尤其是与美国、欧盟之间的贸易争端。为此,我们应当做好应对的准备。

  二是贸易顺差高增长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存在两面性。一方面,巨额贸易顺差将加大人民币升值压力;但与此同时,由于巨额顺差又是中国国内经济降温的表现,而国内经济降温加之未来中国外部经济环境仍面临较多不确定性,将来或会形成人民币汇率向下大幅调整的可能。对此,管理层应予以高度重视。

  三是人民币持续单边升值,其负面作用也不可小视。因此,建议管理层应将人民币汇率改革主要放在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上,不断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实现“双向波动”。这对调节中国进出口贸易均衡发展,改善国际收支平衡,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深化经济金融体制改革、健全宏观调控体系都有重要意义,而且符合政府关于建立以市场为基础的管理浮动汇率制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的要求,符合我国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高级培训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