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企业邮箱 
english version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浙江日报:浙江企业家代表谈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国企民企共同发展

2013-03-07

  浙江日报记者 周咏南 翁浩浩 廖小清 余勤
  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形成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的体制环境。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以及重点行业改革。
  ——摘自政府工作报告
  本报讯 政府工作报告打开了我省企业家代表的思绪。他们不约而同地围绕企业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话题展开热议。
  王挺革代表:
  股权多元 增添活力
  到达北京后,浙江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挺革代表就忙着准备和完善发言材料和建议。谈起有关国有企业改革、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的话题,他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
  王挺革代表认为,当前,我国经济不但面临全球经济和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挑战,而且面临促增长、调结构、抗通胀的任务。要想积极应对挑战、完成艰巨任务,国有企业必须加快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多年来,各级政府与国资监管系统十分重视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和法人治理结构的完善,但由于各种原因,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情况参差不齐,治理水平差异很大。大部分企业建立了公司制,但在运作上与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还有较大差距,法人治理结构不够完善;少数企业还没有进行公司制改造。
  “加快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需要多管齐下。”王挺革代表建议,首先是继续推进股权多元化。目前来看,非关系国计民生的国有企业基本处于竞争性领域,因此,加快推进全面引进战略投资者,并实行高管和骨干等持股,实现投资主体股权多元化,这是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和运行中的根本和基础,以确保法人治理结构中的股东会、董事会、经理层和监事会之间相互制衡的决策与激励约束机制的正常运行,提高企业运营效率。同时,要加强董事会建设,着力培养企业家队伍,建立完善的经营者评价与激励机制。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实现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王挺革代表说,作为国企,尤其要把握“欲”和“玉”的关系。国企要利润,但不能和民企抢利润,更应该温润如玉,善于在服务民企、振兴实体经济的多赢格局中寻找成长空间。
  宗庆后代表:
  国企民企 一视同仁
  “目前,民营经济在我国GDP和税收总额中的比重都超过50%,在解决新增就业岗位方面更是占到80%。但由于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身份差异,使得国企在政策、资源、资金等方面所享受的待遇远远高于民企,许多高利润的行业仅对国企开放,导致许多民营企业的发展甚至生存都很困难。”这次,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宗庆后代表带来了一份《关于破除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身份区别的建议》。
  宗庆后代表认为,国有企业是全体老百姓所有的,民营企业则是部分老百姓所有的,但只要是中国公民创立的企业,实际上都是国家的企业、社会的企业、民族的企业。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一样创造就业,缴纳税收,为社会创造财富、履行社会责任。
  “因此,我们应该尽快取消把企业分成国有与民营的做法,这有利于非公有经济的长远发展,也有利于推动国民提高财产性收入,加快实现收入倍增。”宗庆后代表说,这方面职能部门要有所作为,引导社会转变对财富的看法、保护个人合法财产。近几年来,不少民营企业家带着财产移民海外,非常令人痛心,其实这是最大的资产流失。政府应该营造机会均等、鼓励老百姓通过辛勤劳动致富的社会氛围,尊重财富创造者的氛围。同时,做到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李令红代表:
  政企分开 决策公开
  说起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宁波港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李令红代表自豪地向记者说出了一组数据:近10年来,宁波港集装箱吞吐量猛增7.8倍,年均增幅居世界前30大港口的首位,国际排名也从第30位跃升至第6位,创造了国际港行界瞩目的“宁波港速度”。
  李令红代表说,宁波港集团的前身是宁波港务局,既行使行政管理职能,又负责宁波港的生产经营。2004年,宁波港务局政企合一的模式被彻底打破,成立了宁波港集团有限公司,标志着宁波港在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方面迈出重要一步,同时也为港口发展注入新的生机和活力。
  “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就必须实现决策的科学、高效和民主。”李令红代表说,宁波港集团有限公司在董事会下设战略委员会和常务会议,以减少拍脑袋决策。同时,建立了企务公开制度,做到决策公开,大家议;任务公开,大家干;干部公开,大家评;先进公开,大家选;廉政公开,大家管。此外,企业的发展离不开企业文化,通过企业文化的内在作用与生产经营的有机结合打造出企业团队的执行力、凝聚力和核心竞争力。“当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政府应有所作为,比如在土地、投资、发展平台等方面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
  尤小平代表:
  创新机制 以人为本
  “任何一个成功企业的背后,一定有其规范性与创新性的管理制度作为支撑,如果没有统一的规范性的企业管理制度,企业就不可能良性运行,实现超常规或跨越式发展。”说起公司的现代企业制度建立,华峰集团董事局主席尤小平代表向记者娓娓道来。
  尤小平代表说,1991年,华峰集团成立之初,与国内大多数民营企业一样,带着浓厚的家族色彩。经过近8年的发展,特别是建立华峰集团旗下第一家股份制公司时,他明白了,由粗放管理向制度化及精细化管理转变,才能为企业快速发展助力。华峰集团引进优秀人才来不断规范企业的产权制度和管理制度,相继出台各种规章制度、管理标准,逐步向现代企业靠拢,现在基本实现了由传统家族式管理向现代法人治理结构转型,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制度体系。
  “现代企业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企业社会化。实现企业转型,股权结构改革是一个重要突破点。”尤小平代表认为,比如华峰集团是一家社会化企业,就应当充分利用社会资本,整合社会资源,实现企业利润最大化和社会价值最大化,在与国际巨头的竞争中后发制人。更重要的是,通过股份制改造,促进企业完善法人治理结构,规范企业运作,实现管理理念、管理手段,以及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只有实现了企业观念、制度、管理、文化和发展战略等方面创新后,才会在企业内部努力形成全面创新的良好氛围,形成各领域创新相互促进、相互提高的创新体系,以创新优结构、以创新提层次、以创新强实力。